“美国支持日本” 韩日矛盾中美国作用论再次出现

  • 인쇄
  • 글자크기 작게
  • 글자크기 크게
(本文微数据测试使用,请勿转载)

在因日本经济报复引发的韩日矛盾出现长期化迹象的情况下,日本政府内部有人主张,美国在强制征用赔偿问题上支持日本的主张。以韩日两国为同盟国的美国的作用论再次受到关注。

◆“日本立场支持日本违背韩日请求权协定”
《每日新闻》11日援引日本政府相关人士的话报道说:“美国支持日本主张韩国强制征用赔偿判决与1965年签署的《韩日请求权协定》相违背的立场。”

据报道,去年10月30日韩国大法院做出应该向征用受害者进行赔偿的判决后,日本外务省与美国国务院就强制征用受害者申请扣押位于美国的日本企业资产进行了协商。

如果在美国提起诉讼,要求美国法院提交一份意见书,认为“诉讼无效”。在这一过程中,美国支持了去年末之前日本提出的韩国的判决违反韩日请求权协定的主张。
还有分析认为,如果韩日请求权协定中承认“例外”,作为协定基础的《旧金山和约》(1951年)的“放弃战争请求权”原则可能会动摇。这反映了在韩国大法院做出判决后,强制征用受害者们再次提起赔偿诉讼的忧虑。

日本政府在强制征用和赔偿中强调美国的理解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据日本《每日新闻》报道,继今年7月举行的美日高层会谈之后,本月初在泰国曼谷举行的东盟相关外长会议上,日本外相河野拓郎和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也达成了共识。
日本政府一直主张称,韩国大法院的判断违背了《韩日请求权协定》的宗旨,因此违反了国际法。这是继对三大半导体材料进行出口限制后,在安保上出口审查优待国“白色国家(白色清单)”排除韩国的过程中反复强调的主张。

◆“对同盟国间矛盾的仲裁不冷不热...将对美国构成威胁”
因此,预计今后对违反《韩日请求权协定》的要求和韩国政府应承担赔偿责任的可能性也会增大。但是,围绕该协定中出现的请求权问题的“完全、最终解决”问题,双方立场尖锐对立,因此美国的作用论再次引起了关注。

据悉,美国政府上月30日(当地时间)向韩日两国提议,考虑签署在谈判期间停止纷争的《停止纷争协定(standstill agreement)》。这可以解释为,虽然不能立即解决两国之间的问题,但要暂时停止严重的外交纷争,争取时间进行协商。但是,由于尚未决定停止纷争的时间,因此有分析认为,这并非具体的仲裁作用。

美国网络媒体福斯10日(当地时间)通过报道指出,虽然鲍菲欧在上周表现出努力促进和解的姿态,但特朗普政府几乎没有为缓和美国同盟国韩日两国的紧张局势而做出任何努力。

美国韩美经济研究所(KEI)首席研究员特洛伊斯坦加隆警告称:“如果(日本限制出口)推迟向韩国出口,那么对全世界技术供应网造成的威胁将是一大忧虑因素。”

另外,《南华早报》(SCMP)援引安全专家的话报道称,“最近韩国发出信号,称作为‘美国军事情报保护协定(GSOMIA)’,可以撤销韩日之间的军事情报保护协定,因此两国局势紧张”。
 

【图片提供 Gettyimagesbanks】

  • - ()

  • 《亚洲日报》所有作品受版权保护,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图片新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