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胜一:中韩关系不可分割 相互理解相互包容

  • 인쇄
  • 글자크기 작게
  • 글자크기 크게
韩国耕智出版社社长金胜一出席16日在北京举办的2019当代中国与世界论坛“命运与共的亚洲未来”分论坛活动,并做主题发言。论坛活动结束后,金胜一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

金胜一目前兼任东亚未来研究院院长,在韩国翻译并出版《毛泽东选集》、《邓小平文选》、《中韩关系史》、《中国历史与文化》、《中国社会思想史新编》等60余部著作,曾于2012年获得中国政府颁发的第六届“中华图书特殊贡献奖”。

▲作为中国通,通过“一带一路”、亚洲文明对话大会等,怎么看中国?

金胜一:看世界的根本出发点是很重要的!对世界的认识不足,那么世界和平就无法实现。从罗马时代开始,人们看待历史的视角,对法律的认知,也许不适合用于东亚,实际上与统治世界的思想等不兼容,这是我参加很多学术会议听到的内容。中国在东亚扮演重要的角色,偶尔也会“侵略”我们。大都是因为我们做得不好,其实“萨德”事件也是这样。做好的话,不会出现这样的结果。“萨德”部署全过程含糊不清,短短时间里部署了事才造成这样的结果。

从历史来看,中国没做过对半岛过分的事情,或提过过分的要求。宋朝、明朝没有主动进攻过半岛,朝鲜王朝虽然朝贡,比方朝贡一匹绸缎,反而又会获得五匹绸缎,对方送的更多。韩国和中国是不可分割的,关系好的时候,韩国的发展也好;关系不好的时候,韩国的发展也会不好。以前中韩关系就至关重要,现在是开放的世界,韩国当然也需要打理好和美国、俄罗斯等国家的关系。中韩一衣带水,唇亡齿寒,应该继续发展相生、共赢的关系。

▲“萨德”部署差不多两年了,为什么还不能完全改善同中国的关系?

金胜一:其实,我们自己也心知肚明。现在从经济方面可能有些问题,当然政府应该看得长远,短期看还有很多人是有困难的,说得多问题就复杂。现在世界变化快,过5年出现结果的时候再评价就迟了。如果说以前的事件影响周期是3年,IT领域还不到3年。这个周期内我们对事件的认识是这样的,过了这个时期我们需要补充新的知识,所以说要每天保持学习,政府好像对这点理解不透彻,跟不上时代。比方驻华大使不了解中国,怎么发展同中国的关系?民间交流层面,多少还保持不少往来。韩国政府层面做得不够好,智库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多请教多任命中国通,韩国还需要更多的了解中国,保持同中国的关系。

▲韩国和日本没有政要出席此次活动,中国还需要从哪些方面去完善?

金胜一:中国自身也面临着贸易摩擦等难题,改变一下态度,比方以柔克刚会不会更好一点?政策的出发点是好的,实施起来不容易,更要坚持双赢的原则。

▲演讲的主要内容?

金胜一:帝国主义的侵略使东亚被动地转化为欧美式国际秩序,失去了自主改造和完成近代化的机会,因此华夷秩序和以儒教世界观为基础的和谐共生理念逐渐褪色。以中日甲午战争为起点,东亚世界的传统秩序就逐渐消失。之后的世界一直被欧美式国际秩序所控制,但以“力(武)”为基础的欧美式价值观无法解决世界大战、冷战体制、贸易摩擦、环境污染、核威胁、恐怖主义等诸多危险问题,鸦片战争以来的诸多事件和其结果就是最好的明证。

所以要想解决这样的问题,我们就要摸索和构建一个超越欧美式原理的新的国际秩序。过去东亚地区的确是以中华秩序为根基,其他各国直接或间接受中华秩序影响,但都具有自己独特的文化。如今中国提倡的“一带一路”政策正是尝试恢复东亚传统有机交流体系的政策。这个政策如果成功,那将对亚洲的发展和提升全人类生活质量做出莫大的贡献,更加可以证明恢复和运用过去传统交流体系的必要性。

▲翻译出版过很多书籍,也亲自写过不少书,有没有写两国关系的书的想法?

金胜一:我主要研究历史方面相关的书籍,对于现实问题,还没有出书的想法。

2019当代中国与世界论坛作为亚洲文明对话大会的配套活动,继续深入研讨亚洲国家治国理政经验交流论坛的议题,分享亚洲治理方案,凝聚亚洲治理共识,为造福亚洲各国人民贡献智慧。来自40余个国家的前政要、智库机构负责人、专家学者、媒体界、出版界和工商界人士以及国际组织代表等200余名嘉宾出席活动。
 

【摄影 记者 邵天翔】

  • 邵天翔 기자(tianxiang@ajunews.com)

  • 《亚洲日报》所有作品受版权保护,未经授权,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