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韩中友好人物大奖护国奖获得者李素心女士专访

  • 인쇄
  • 글자크기 작게
  • 글자크기 크게
“纪念大韩民国政府100周年暨韩中友好人物大奖颁奖典礼”于本月10日在韩国新闻中心举行,护国奖获得者李素心女士作为韩国独立运动家后人,为保护重庆大韩民国临时政府遗址做出了重大贡献。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她心心念念的都是韩中友谊。
 

本月10日,在韩国新闻中心举行的“纪念大韩民国政府100周年暨韩中友好人物大奖颁奖典礼”中,护国奖获得者李素心女士发表获奖感言。【摄影 记者 柳岱佶】


▲ 虎父无犬女

“七七事变”后日本直逼南京,大韩民国临时政府随国民政府迁往重庆。伴随中国抗日战争的全面爆发,临时政府的武装复国运动也进入了活跃时期。1938年10月10日,“朝鲜义勇队”在武汉成立,隶属于中国国民党军事委员会政治部,韩国著名独立运动家金元凤担任总队长。队本部1938年12月向桂林移动,次年3月到达重庆,李素心便是在这段动荡的行军史中出生的。“朝鲜义勇队成立时,我父亲李达是队宣传组长,同金元凤队长进行组织活动。我就是在义勇队前往桂林的途中出生的,据说那一天正好是义勇队成立一周年的前一天”。

1940年9月17日,临时政府在重庆组建光复军,朝鲜义勇队被编为光复军第一支队后,李达成为了第一支队秘书。回忆起父亲,李素心满心的骄傲和自豪。“父亲在我五岁时就因肺结核去世了,印象里父亲高高大大的,戴个大礼帽,十分威武。父亲老家是忠清北道的,家境很好,他还去日本留过学。亡国后,他弃学参加独立运动。可父亲毕竟是个文人,不可能完全弃文从武。他笔杆子了得,写过四五十篇抗日文章刊登在《义勇队队报》和《光复杂志》上,那些文章我现在还留着,当时有很多在中国出生的韩国人,是父亲教他们读书认字”。正因为有这样的父亲,李素心事事要强、积极进取,中学期间始终名列前茅。过去重庆市第一人民医院实行院长负责制,李素心告诉记者,说自己做梦都没有想到大家会投票选她当院长。后来,李素心还当上了重庆市人民代表。

▲ “那是大韩民国的根呐,不能拆啊”

2017年12月16日,韩国总统文在寅在访华最后一天前往重庆,参观了大韩民国临时政府旧址。参观结束后,文在寅在旧址展馆留言册上题词:“大韩民国临时政府是我们的根,是我们的精神所在。”然而在二十多年前,重庆临时政府旧址曾面临拆迁危险,是李素心将消息告知韩方,努力保住了旧址。

1991年,重庆市城市规划预备在莲花池38号建造公寓,“最早是我儿子从开发房地产的朋友那里听来的,知道是临时政府所在地,我心急如焚。那是大韩民国的根呐,不能拆啊”。在李素心看来,临时政府在重庆有着最光辉的抗战岁月,是由秘密组织转为公开政府的关键地,也是在重庆成立了自己的军队。旧址的毁灭,不仅是断根,也将给还未建交的韩中关系致命一击。

为保住旧址不被拆迁,李素心四处奔走,一面联络韩方人员,一面考察遗址收集资料。“当时我马上报告重庆市市政府、市委书记,向他们说明旧址情况,但他们也拿不定主意。那个年代没有手机和网络,我只能跑到我先生的办公室去借传真机,把消息告诉时任金九纪念馆馆长的金信先生,也就是金九先生的二儿子。直到情况反应到青瓦台,才有人过来看”。

李素心表示在整个过程中最难的还是韩中没有建交。“重庆很暖和,冬天不会下雪,但1991年的冬天却下了很大的雪。也就是在下雪那几天,我和重庆政府官员在当时重庆唯一一家能接见外宾的扬子江饭店见了韩方派来的交涉人员。因为韩中还没有建交,两国人员没法见面交谈,我便坐在中间传话,中方说一句,我转达给韩方,韩方说一句,我又转达中方。前前后后经历了许多类似的交涉工作,直到1992年韩中建交,双方才开始了正式的沟通”。1994年,韩中两国达成协议,修复旧址并建立重庆大韩民国临时政府旧址陈列馆。1995年,大韩民国临时政府旧址陈列馆正式对外开放。
 

2017年12月16日,韩国总统文在寅(前排左二)在访华最后一天前往重庆,参观了大韩民国临时政府旧址并合影。
前排左一为李素心女士。【图片来源 网络】


▲ 五十余载首归国

李素心第一次回到韩国,是1992年4月13日,“那一年卢泰愚总统给我父亲颁功勋奖”。谈及回国感悟,李素心表示,“一到韩国,我就见到了父亲的老战友。颁奖那天主席台的13位老革命中11位我都认识,看到他们,我的眼泪就止不住地流,他们边给我递纸巾边劝说‘素心别哭别哭’的场景我现在都忘不了”。“当时我没有漂亮衣服,也不会化妆。认识的阿姨们帮我化了妆,还给置了颁奖礼那天穿的衣服,那是一套红色的衣服,我现在还留着”。

第一次回国,李素心表示印象最深的是韩国对教育的重视和对保护国产“身土不二”的坚持。“韩国不仅仅是政府,民众也十分关心教育,哪怕是农村生活艰苦的农民也想一定要送孩子上大学”,“还记得当时我在首尔天桥上一站三四个小时,看着对面大楼上高高挂着的‘身土不二’横幅,还有街上99%的韩国产商品,觉得大家十分爱国,我十分感动”。


▲“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八十多岁的李素心目前仍留在重庆,偶尔会过来韩国小住。多年来,她积极帮助韩中两国抗战遗孤回国、找寻临时政府迁址旧址,为促进韩中两国的交流做出了重大贡献。在形容自己和韩中的关系时,李素心说自己身份特殊,“我有两个母亲,生我的母亲是韩国,养我的母亲是中国”,“大韩民国临时政府流亡中国的27年里,国民政府、中共南方局以及中国人民给予了极大的支持和帮助,我有周恩来、邓颖超、董必武来参加光复军成立大会的照片,我不会忘记中国母亲的养育之恩”。

谈到前段时间因萨德导致韩中两国关系落入冰点,李素心心痛不已。“萨德后,临时政府也不对外开放了,许多韩国人都进不去。韩国这件事是真没做对,一夜之间,所有努力付之东流”。在采访最后,李素心说出了自己关于韩中友好的心愿,“韩中两国唇齿相依,之前关系多好啊。希望今后关系能越来越好,希望韩中友谊能万古长青”。
  • 상해천 기자(haecheon@ajunews.com)

  • 《亚洲日报》所有作品受版权保护,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图片新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