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启正:应当重视那些弥足珍贵的“软成果”

  • 인쇄
  • 글자크기 작게
  • 글자크기 크게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院长赵启正1963年毕业于中国科技大学近代物理系核物理专业,曾任中国共产党上海市委组织部部长、中国共产党上海市委常委、上海市副市长、前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主任等职,1993年开始兼任浦东新区工作委员会党委书记、管理委员会主任,是浦东开发开放的领导者与亲历者之一,他也因此被人们称作“浦东赵”。本月14日,在韩国成均馆大学举行的成均中国研究所2018年度国际学术会议中,赵启正以《由浦东开发看中国改革开放40年》为题,为在座韩中两国专家及学者带来了浦东新区成立和中国改革开放的故事。

1994年4月,在深圳等四个城市的经济特区建立后,中国政府宣布浦东开发开放计划,并于1993年1月正式成立上海浦东新区。开发浦东不仅是上海自身发展的要求,更是国家改革开放的要求,是为融入经济全球化做出的准备。赵启正在演讲中表示,“1990年宣布浦东开发开放时,西方有些媒体说这只是一句口号。这个论调相当广泛,以至于来上海的货币学家、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弗里德曼,说浦东开发是’波将金村’,而当时相信我们的西方人只有基辛格博士”,“1993年浦东一年的财政收入只有4亿人民币。我们提出浦东开发要挖掘一切资源、动员各种力量,包括企业力量、各省市力量、外资力量、先把基础设施搞起来。我们当时写过一个标语,浦东开发不仅是土地开发、项目开发、经济开发而是社会开发,要争取社会的全面进步”。

而今,浦东开发取得了傲人成果,赵启正用“硬成果”和“软成果”两个概念说明浦东的成绩。“所谓硬成果,是能用数字表述的浦东改革开放的成就,包括基础设施、引进外资、外贸、GDP、教育、卫生等。而“软成果”则包括浦东开发中那些不能用数字表述的、实践证明可行的思路和体验”,“人们在研究中国开发区的时候往往关注的是开发区建设的“硬成果”,一般不太注意总结开发过程中的“软成果”,而“软成果”是研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中最不可忽略的要素。浦东开发不只是项目开发,而是社会开发,是争取社会的全面进步。“软成果”就是浦东开发者在经济发展、社会进步、城市基础设施建设、跨国合作、转变政府职能、人才培养等方面的那些思路和经验。这些“软成果”是经过思考和实践证明的,是宝贵的”。

同一时期韩国也创造了“汉江奇迹”,赵启正在演讲中提到了浦东开发和汉江奇迹存在的差异。“当时亚洲四小龙也在引进外资,搞出口加工区、高科技区、来料加工,经济发展很快。但我们地大人多、国情复杂,还有不一样的国际环境。比方说,西方对四小龙在科技转让上比较慷慨,在跨国金融流通方面也比较容易。但美国和欧洲对我们的态度不一样,我们吸引高技术他们都有专门的审查委员会严格把控,还有媒体不断‘唱衰’中国。浦东开发的成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成功”。

对于未来中国城市的发展他表示,“在未来四十年,中国的先进城市将不止是上海,将有十个二十个先进城市。同时,城市集群、城市间的可做都将被突出”,他表达了对上海成为未来国际对话中转点的美好希冀。
 

【图片提供 成均中国研究所】


针对本报记者关于特朗普提出的中国窃取美国技术发展一说的提问,赵启正表示特朗普的说法没有根据,“在中国市场,要在和其他投资方竞争中获胜,就需要提供比较好的技术,但中方从未强迫美方进行转移技术”,“未来甚至也有可能出现技术摩擦,关键还是双方解决问题的态度。追求先进是每个国家的愿望,这都是十分正常的。但我们不会强迫任何一方转移技术,他卖给我们,我们接受,他们不卖我们就自己做”。

对于韩中经济合作,赵启正也再次强调了“软成果”的重要性,“韩国和中国经济联系依靠市场的内在力量,这一点韩国人做得很好,他们看到了中国芯片发展在材料上的不足便提议提供芯片进行合作。希望两国今后也能继续取长补短,合作共赢”。
  • 상해천 기자(haecheon@ajunews.com)

  • 《亚洲日报》所有作品受版权保护,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图片新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