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刊特辑】“萨德之后还在做传媒”

  • 인쇄
  • 글자크기 작게
  • 글자크기 크게
2016年韩国“萨德”系统部署引发争议以来,韩星在华演出全面停止,相关媒体传言中国政府限制韩国艺人和节目的举措全面开启。在所谓“限韩令”的影响下,韩国娱乐企业估值全面下跌,YG和SM等主要娱乐公司的股值达到2016年来最低值,JYP、F&C娱乐也相继有5%的下浮。相关分析师表示,“韩流限制政策或许是一时的外交政策,全面限制可能性低,但许多公司考虑到目前的种种不确定性投资格外谨慎”。在这样的节骨眼上,原方带着她的团队一路前行,在韩中娱乐文化交流中开辟着自己的事业。

2008年12月来到韩国至今已经十年了,原方回忆刚来韩国的那段“原始人生活”简单但充实。“十年前来韩国的时候中国人还很少,当时甚至都没有智能手机,出去外面吃饭旅游需要事先查好路线记在小本上。当时我的韩语也没有那么好,出门都会随身携带电子词典以备不时之需”。
 

在建国大学学影像传媒期间,原方也像大多数留学生一样曾经有过倦怠期,但遇事不轻言放弃的性格,让她最终在偶然的机会下留在韩国。“大三的时候有点待不住了想回国,不过还是咬牙忍住了。实习之后开始尝试不一样的东西,也是在那时发现韩国还有很多机会,后来机缘巧合之下就留在了韩国”。

问及第一份工作,原方表示她从一开始就对媒体行业充满兴趣。“第一份做的是SNS记者,当时在韩国旅游发展局做了一年,又辗转京畿道旅游发展局工作了一年。尽管是韩国机构,但因为面向中国人,接触比较多的还是中国人”。接受采访时,原方笑称自己“不服管”、“喜欢自由自在的工作”,但或许是这样在韩中间从事交流工作积攒的经验,帮助她最终走上了创业的道路。

目前原方主要经营着影视综艺和医疗美容资源整合工作,先后接手了浙江卫视《蜜蜂少女队》(2015年)、《天生是优我》(2016年)、《最优的我们》(2018年)、优酷《以团之名》(2018年)等节目,为节目连接导演、编曲作曲、编舞老师、偶像培训、服装造型等韩国团队。从事交流工作,沟通是最关键的、也是最难的。“连接中韩两国的团队期间,也因两国人处事差异导致的沟通问题头疼过。比方说,中国人变通性很强,定下来的事情可能因为一些临时状况随时调整,但韩国人就比较“一根筋”,希望一切能按照合约执行,所以在产生变动时经常需要在中间做疏通工作,帮助双方相互理解”。

机会总是给有准备的人,原方在采访中多次表示就业、创业靠的是契机,但是除了机会,也需要在关键时刻找到突破口并为之不断努力。萨德后,韩中间的很多媒体合作中断了,而原方却依旧为韩中影视传媒交流努力着。“萨德之前交流的空间很大,以前《蜜蜂少女队》这个节目是和韩国CJ联合共同署名的。很多人担心萨德以后会不会做不下去,但影视幕后工作人员还是有很多韩国团队到中国去,中韩间依然有许多合作机会”。
  • 상해천 기자(haecheon@ajunews.com)

  • 《亚洲日报》所有作品受版权保护,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图片新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