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总统们的读书政治

  • 인쇄
  • 글자크기 작게
  • 글자크기 크게

8月3日,青瓦台公开了韩国总统文在寅度假的照片。图为文在寅正在阅读。文在寅与夫人金正淑女士于上月30日至本月3日休假避暑。【图片提供 韩联社】


今年7月底8月初文在寅总统在一处军事基地休假,青瓦台在他的假期结束后公布了几张总统的假日照片,其中一张文在寅穿便服读书的照片给人印象深刻。青瓦台还公开了文在寅休假时的读书单:一部关于光州民主化运动的小说《少年来了》、韩裔美国人记者秦千圭的访朝纪实《一同流淌的首尔时间和平壤时间》、讲琴棋书画相关的小说《国手》等。

书单恰当地概括了文在寅的几个标签性特质:民主运动出身、致力于改善韩朝关系、人文情怀。书单公开后,三本书的销量暴涨,加之这三本书都出自韩国本地或韩裔作家之手,让韩国的出版商、书店老板们乐开了花。

总统的书单向民众巧妙地转达了自己的政策构想,还可以了解民情,被称作“读书政治”。很多韩国总统都会利用休假期间读书,并告诉民众自己看了什么书。

历届韩国总统中最能配上“读书狂”这个称号的要数金大中,青瓦台首次公开总统的书单也是在金大中总统时期。《知识资本主义革命》、《推动历史发展的33类哲学》、《孟子》、《和未来的对话》、《蓝图2010韩国经济》——随着青瓦台公开书单,韩国民众第一次开始了解国家最高元首的思维喜好。

金大中曾说:“要是能读遍世间之书,我宁可进监狱”——这不是一句玩笑,他多次因为民主运动被捕入狱。即使在服刑期间,金大中也是书不离手。每逢妻子来监狱探视,金大中都会给她一份书目清单,拜托她买来给自己阅读。金大中一生藏书3万余册,涉猎广泛。他的读书习惯堪称“模范”,会在书上做不同种类的笔记符号,速读、精读、跳读、倒读这些书虫习性一样不差。

金大中读书更多是出于个人爱好,韩国“读书政治”的开山鼻祖应该算卢武铉。卢武铉休假时读书目录中有《大韩民国改造论》、《民主化以后的民主主义》等这些政治意味浓重的书籍。卢武铉总统不像金大中那样成天浸泡在书堆里,他喜欢短时间内阅读一些对政策议题有用的书籍,试图从中找到解决问题的灵感。 
 

1981年1月1日,韩国前总统金大中在监狱中读书。【图片来源 网络】


企业家出身的李明博在读书方面是个实用主义者。李明博喜欢速读,读书时间多选在凌晨,他还是为数不多读电子书的总统。李明博坦言更倾向于阅读能帮助自己走出所面临困境的书,希望借助图书提高自己的专业性。李明博的书单有《何为正义》、《推力》、《罗马人的故事》、《先驱者》等。

朴槿惠的书单最为神秘。青瓦台仅有过一次提到朴槿惠在看什么书——她被弹劾后在家中等待接下来的审判,朴槿惠读了一本《第4次工业革命》。严格说还有一次:朴槿惠2015年向自己的幕僚推荐了《只有韩国人不知道的大韩民国》,书中内容多与赞扬韩国人优越性有关。《三国志》也可以勉强算是朴槿惠看过的书籍,在她任期内访问中国时曾透露自己的初恋是赵子龙。相比于读书,这位女总统似乎更喜欢看电视剧,独检组在对她贪腐嫌疑的调查过程中发现,朴槿惠在一家私人医院做美容手术当时,使用的化名正是人气电视剧《秘密花园》女主人公的名字“吉罗琳”。朴槿惠被捕入狱后,她在监狱中也主要是看电视打发时间。

韩国政府4年前推出了一系列保护图书出版的严厉政策,使得韩国的书籍价格居高不下,但这并没有阻挡韩国人读书的热情。韩国人每年的读书量在6本左右,在亚洲国家中仅次于日本。读书是一件很私密的事情,如果民众阅读了总统推荐的书,那也可以说是完成了和国家最高元首之间一次深入的交流。读书也是很公开的事,总统推荐图书时多少都会有自己的政治考量,公开书目的一部分原因是为了让更多的大众了解自己的抱负——和电视讨论、街头游说的初衷类似,效果却更深入人心。
  • 李剑 记者(aci515@ajunews.com)

  • 《亚洲日报》所有作品受版权保护,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图片新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