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明星“扎推”自杀四宗罪

  • 인쇄
  • 글자크기 작게
  • 글자크기 크게
继韩星朴正民上吊自杀以及模特金宥利服毒自尽后,5月23日又爆出MBC有线电视台体育节目主持人宋智善跳楼自杀的消息。仿佛自杀阴霾又重新笼罩韩国娱乐圈。从2007年到现在的短短几年里,连续有近15位明星自杀,其中不乏深受观众喜爱的女演员,如郑多彬、崔真实等。

只看到明星光鲜亮丽表面的人们无法相信他们竟也有自杀的理由。然而,娱乐圈从来是是非之地,表面风光无限踏进去了才知道是暗潮汹涌。一直以来被人诟病的娱乐圈“潜规则”,以及经纪公司的压榨,令艺人们“星”不聊生。此外,苛刻的民众舆论与金融危机也成了韩国娱乐圈“自杀风潮”的帮凶。

细数逼得明星走上自杀不归路的几宗罪,首当其冲的第一宗罪便是娱乐圈的“潜规则”,由于娱乐圈新人辈出,不少人从13、14岁便入行,而韩国的娱乐市场又相对狭窄,行业竞争相当惨烈,不少明星为博上位不得不出卖肉体。由于韩国经纪公司与艺人签订的合约甚为霸道,有的还有黑道势力撑腰,部分艺人被逼进行性交易。2009年自杀的张紫妍就曾留下若干书信揭露了大量被逼陪睡等内幕,她还在遗书中称:“我只是一个软弱的新人演员,好想脱离现在这种痛苦的生活。”可见在娱乐圈的“潜规则”下,艺人有多么的无奈。女歌手IVY曾在网上披露曾有人提出“3亿韩元”的巨额报酬欲包养自己。由于经纪公司的抽成非常高,真正交到艺人手中的演出费少之又少,不少艺人的生活并不像人们想像的那样富有,有的甚至缺钱花。特别是女艺人的经济压力更大,有时甚至为了一纸代言合约而陪吃陪睡。

第二宗罪,与经纪公司签订的“奴隶条约”也是造成明星不堪“非人”待遇自杀的原因之一。红遍整个亚洲的韩国组合“东方神起”、“少女时代”、“SHINee”均与经纪公司签订了长达十几年的“卖身契”。在合约期间,成员们必须完全服从公司的安排,须上缴70%的收入,若有人违约就得付出数亿韩元的违约金作为代价。可见韩国经纪公司对于艺人的剥削已经到了“极致”。2007年韩国歌手U-Nee在家中自杀,据调查,自杀的原因是无法承受公司给她定下的性感路线带来的争议。由于有黑道势力的撑腰,经纪公司更是有恃无恐,而部分艺人从进入公司起就遭到“非人”待遇。据韩国媒体披露, 组合“Typhoon”的唯一女成员Solbi曾被公司监禁长达半年。

第三宗罪,来自媒体和民众的苛刻舆论,逼得明星不得不以自杀解脱重压。韩国媒体喜欢深入挖掘,且咄咄逼人,在媒体的追踪下,明星的私生活一览无遗,特别是一些负面新闻,常常像一块大石投入湖面,能激起千层浪。除了传统媒体外,韩国的网络也非常发达,一些好事者在网上发布的绯闻足以传播至整个社会,为当事人带来巨大压力。据悉,崔真实曾因离婚而遭受民众的议论与偏见,甚至在她是家暴受害者的真相公布于众后,这种偏见还是不能消除,最后崔真实在忍受了多年的舆论压力面前彻底崩溃。继崔真实之后,变性艺人张彩苑以及同性恋艺人金智厚也先后因难以承受舆论压力选择了自杀。

第四宗罪,经济危机也是造成明星走投无路最后自杀的原因。不少艺人在积累了一定财富后开始自己做投资,但金融风暴击碎了他们的发财梦。主持人安在焕、民谣歌手李昌容均因经济问题自杀。事实上,因金融危机投资失利而自杀的不仅仅是明星。韩国官方数据显示,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表现出有自杀意向的韩国人比2007年增加了一倍,可见金融危机与自杀率之间有一定的关联。

还有一些明星则因演艺事业陷入低谷,承受不了失败的重挫而选择了轻生。2007年,年仅27岁的韩国女演员郑多彬自杀。郑多彬因出演《那小子真帅》等,跻身一线明星行列。但是因为有一年多时间没有接到像样的演出合同,在自身的事业没有突破的情况下,周遭的又新人辈出,令她备受打击,最终选择了自杀。

自杀事件不是在某位明星身上戛然而止,而是出现了“连锁反应”。2008年10月2日崔真实自杀之后仅一天,26岁的韩国变性艺人张彩苑就在浴室自杀;3天后,23岁男演员金智厚也在家中自杀,几天之内韩国娱乐圈办了三场葬礼。此外,张紫妍、李昌容的死亡也仅相隔了4天。明星的“扎堆”自杀不仅让娱乐圈蒙上了一层阴影,对整个韩国社会都造成了负面影响。崔真实死后,韩国又陆续发生多起中年女子自杀的事件,连自杀手法都同崔真实相仿,都选择了在家中上吊。

事实上,自杀已成为韩国社会普遍存在的问题。一项统计结果显示,韩国是国际经合组织31个成员国中自杀率最高的,平均每40分钟就有一个韩国人自杀。这种“自杀成风”的问题与韩国社会依旧存留的传统观念、经济发展速度放慢、社会封闭、舆论苛刻等有很大关联。
  •  ()

  • 《亚洲日报》所有作品受版权保护,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相关新闻

    图片新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