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汽车革命为何艰难】①Tadavs出租车矛盾,政府和国会“一无所知”

  • 인쇄
  • 글자크기 작게
  • 글자크기 크게
出租车行业和出租车业界的矛盾加深
政府不采取对策

就下一代移动手段(mobility),“非法争议”不断。去年的问题是“车辆同乘”,而今年的问题是“租车”。

作为新事业者的mobility业界强调说:“乘车共享是全世界的趋势,也是用户所希望的下一代移动手段。”而作为现有事业者的出租车业界则反驳说:“mobility事业只不过是伪装成革新的非法运输手段而已。”国会本应明文规定相关法律,但国会却无动于衷,主管部门国土交通部迟迟才出面协调利害关系人的对立。

据业界16日透露,经营以租车为基础的mobility服务“上车”的VCNC和首尔个人出租车工会没能缩短双方的立场差距,正在双向行驶。工会表示:“乘坐者利用法律上的漏洞,正在进行非法运输事业。”并称:“应该立即停止相关的营业。”为此,从今年4月开始在VCNC总部、光化门广场、国会、青瓦台门前等地举行集会时,他们依次举行集会,对政府施加压力。他们计划19日在国土交通部和青瓦台前举行集会。
 

本月4日,首尔个人出租车组合在大检察厅前举行了反对乘坐出租车的集会。[图片=韩联社提供]


出租车业界认为有问题的是,作为出租车事业根据的《旅客汽车运输事业法》执行令第18条。根据施行令,租用11~15人乘的面包车时(租用汽车)允许代理司机(驾驶人)进行驾驶。tarda利用这一施行令,将VCNC的母公司“索卡”租赁给VCNC,代理司机则在“乘坐app”中为其牵线搭桥。

出租车业界主张,执行令第18条是为了观光产业的发展,海外游客使用租赁汽车时不感到不便的例外条款,而不是可以和出租车一样进行运输事业的许可条款。以此为依据,工会于今年2月向警方起诉了索卡汽车公司代表李在雄和VCNC公司代表朴在旭。

不顾出租车业界的抗议,塔达正在迅速成长。5月初,乘车人数突破了50万名、1000辆运行车辆、4300名代理司机。车辆呼叫次数也从去年10月开始提供服务,6个月以来增加了13倍。塔达的营业范围为首尔、仁川、城南。考虑到这些限制只局限在果川等地,事实上已经具备了可以在首都圈与出租车展开竞争的规模。再乘坐率也达到了89%。有分析认为,这种爆炸性的增长趋势进一步加深了出租车业界的危机感。

在这种情况下,国会和政府却处于“开店停业”状态。国会和执政党今年3月通过社会大妥协机构公布了《限制性优惠协议案》,未能制定任何后续措施。在协议案中,只包含了去年成为焦点的是否允许利用上下班时间开汽车的内容,而没有关于租车和驱动程序的内容。上月23日,金融委员长崔钟球在SNS上对公开批评出租车业界和政府的索卡汽车公司代表李载雄谴责说“傲慢”。政府不仅没有化解矛盾,反而正在为矛盾的扩散火上浇油。

国土海洋部以上月31日成为交通领域总负责人的交通物流室室长郑京勋为中心,开始了缓解mobility业界和出租车业界的矛盾。本月14日,郑相明和国土海洋部有关负责人在首尔江南区某处乘坐汽车时,分别会见了VCNC代表朴在旭、马卡隆出租车运营商KST mobility代表李幸烈、carpool运营商富勒斯代表徐英宇和巴克西代表李泰熙等人。国土海洋部在当天的会面中表示:“将收集汽车业和出租车业界的意见,与首尔市等地方自治团体一起,寻找在创造新市场的同时,与出租车相生的方案。”

由于国会和政府未能拿出有效的对策,纷争当事者之间也出现了试图达成协议的动向。但双方未能缩小立场差距,最终不了了之。据媒体报道,10日在首尔松坡区首尔个人出租车工会办公室,索卡代表李宰雄和首尔个人出租车工会理事长国哲喜秘密会面。据报道,会上,理事长国哲喜要求泰国停止运营,但李在五表示,很难接受。据悉,李龙得期待首尔个人出租车组合参与平台出租车服务的“tary preaguming”,但工会坚持“乘坐退出”的原则性立场。
  • - -(-)

  • 《亚洲日报》所有作品受版权保护,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图片新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