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贸易摩擦持续发酵…韩国政府作何对策?

  • 인쇄
  • 글자크기 작게
  • 글자크기 크게
(本文为网络测试使用,请勿转载)

随着中美贸易纠纷升级为霸权竞争,面向韩国企业的压力越来越明显,但韩国政府却将延续数十年的“战略模糊性”——所谓“Low Key”外交基调保持惯性。

11日,外交界担心,政府不能停留在“美国、经济中国”的过去应对基调上,采取安逸的态度。有人指出,应该以过去的萨德导弹防御系统(THAAD)事态为榜样,完善政策,同时应对此次事件。

世宗研究所中国研究中心负责人李成贤最近发表评论指出:“韩国政府不会偏向中美任何一方,似乎会以‘尽可能的落基模式’予以应对,但问题是这种战略能否取得效果。”

意思是说,有必要检查在中美中间保持“机械中立”是否最好,在每件事都将对立的美中两国之间,韩国将如何展开怎样的“信号外交”维护国家利益。

峨山政策研究院安全统一中心负责人申范哲当天接受本报电话采访时表示:“中美纠纷已经对韩国政治、经济等所有领域产生巨大影响。比起萨德时代,国内生产总值(GDP)和韩国企业的生存可能会带来更大的后遗症。(在这种情况下)政府的准备工作还为时尚早。”

只有确认韩国企业承受的压力有多大,预计会遭受多大损失,才能制定出给企业带来什么实惠和维持竞争力的政策,但至今尚未进行这种程度的讨论。

韩国政府上月30日成立了专门组织特别工作组(TF),专门负责制定针对中美纠纷的综合应对战略,但有人谴责说,相关部门的体系目前尚未建立起来。

中美矛盾从年初就开始了,而且韩国企业已经受到中国的压力,但政府却没有制定相关方针,因此产业界感叹说:“这不是超越战略模糊性的放任自流吗?”

申宗均表示:“在中国施压的情况下,在维持‘战略性模糊性’的同时,在没有实质性措施的政治层面上,应该支持美国。”他还提出了改变现有应对策略的方法。

他解释说,韩国政府应该对“印度、太平洋战略”等表示支持,在政治上站在美国一边,在可能对韩国经济产生失业波及效果的领域,应该面向中国坚持战略模糊性,推行“rockey外交”。

另外,最近外国媒体报道说,中国政府召见了三星电子、SK hynix等包括韩国企业在内的全球企业,进行了面谈。随着这一报道被证实属实,其风波一波又起。

对此,青瓦台一位有关负责人表示:“不只是今年这样。据我所知,(不是压迫)是在不断地就半导体价格串谋抬高价格进行谈判。”但不安感并没有消除。
 

[图片=韩联社]

  • - -(-)

  • 《亚洲日报》所有作品受版权保护,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图片新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