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低工资上调改变韩国人职业认识..“兼职也是工作”

  • 인쇄
  • 글자크기 작게
  • 글자크기 크게
(本文为数据测试使用,请勿转载)

20 - 30代10人中有6人“选择兼职而不是就业”专家担心制造业就业市场萎缩
“兼职也是一种能力!”

歌手西蒙·多米尼克在国内一家兼职专门网站的广告中这样高喊。从中可以看出,打工在招聘、求职市场上的地位发生了变化。

也有人分析说,国民对打工的认识之所以发生改变,是因为最低工资的上调。也就是说,随着最低工资的上涨,打工也可以充分维持生计。

但专家们担心,最低工资上调的余波集中在服务行业,从而使一直支撑韩国经济的生产岗位雇用减少。

◆20∼30代10人中有8人是“兼职职业”

最近jobkorea以825名20 ~ 30岁年龄段的成年男女为对象实施了一项“是否认为打工也是职业”的问卷调查,结果显示81.1%的人回答“是”。回答“不认为打工是职业”的人仅占18.9%。

特别是把打工想成职业的理由引起了关注。因为31.7%的被调查者回答“因为通过打工也可以充分维持生计”。这被解释为,由于最低工资的上调,20∼30代青年们仅靠打工工资就可以享受到比以前丰足的生活。

这表明对打工的需求也有所增加。在问卷参与者中,67.4%的人回答说:“可能不会选择就业,而是选择打工。”

jobkorea有关负责人介绍说:“由于最低工资急剧上涨,很多普通企业不就业,通过打工挣钱的青年似乎增加了。劳动市场不被束缚在一个地方,而是追求自由生活。”

◆专家们担心“制造业”工作岗位萎缩

专家们担心,在发生变化的劳动市场形态下,一直以来支撑我国经济的制造业领域的工作岗位将减少。也就是说,最低工资的突然上调有可能引发企业的自动化和进军海外市场,从而减少就业人数。

这是实际在劳动市场上发生的现象。据统计厅资料显示,制造业就业人数从2013年1月的431万人到2016年5月突破460万人后,从2017年5月开始呈现减少趋势。今年3月则降至444万人。

2018年制造业就业者的减少趋势尤其严重。从去年4月到今年2月,11个月连续比前一年减少,但其中11月以后的3个月里,每月减少10万人以上。

反观,服务业就业人数从2017年到今年一直保持增加趋势,充分享受了最低工资上调效果。

专家们担心,由于我国经济把重点放在以制造业为主力的出口上,因此像现在这样的现象会使整个韩国经济失去活力。

首尔大学经营学教授李京莫(音)强调说:“最低工资的急剧提高大幅降低了韩国作为生产基地的竞争力。现在应该将工资根据市场的需求和供给来决定。”
 

【图片=韩联社】

  • - -(-)

  • 《亚洲日报》所有作品受版权保护,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图片新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