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低工资改革难关重重……国会未受理修正案 雇佣或受负面影响

  • 인쇄
  • 글자크기 작게
  • 글자크기 크게
(本文为数据测试使用,请勿转载)

明年最低工资的提案亮起了红灯,将区段和金额分开来决定的最低工资修正案目前还未通过国会的门槛。环境劳动委员会22日和小委员会举行全体会议,讨论了最低工资决定体系修正案,但并未就该事件进行处理。

在这种令人郁闷的情况下,包括最低工资委员长柳将秀在内的8名公益委员集体辞职。据一项调查结果显示,由于最低工资的上调,饮食业从事者等弱势群体的雇佣减少,这也成为推进最低工资改革的绊脚石。

只能等待国会的政府目前正急于研究推迟最低工资审议日程的方案。
 

最低工资决定体系修正案 【图片提供 雇佣劳动部】


根据移交给国会的政府修正案,从今年开始将首先确定最低工资上调区间,劳资政和公益委员将最终决定区间内的上调水平。

如果“区间设定委员会”将区间确定为最低工资8000韩元的下限、9000韩元的上限等,决定委员会就在此范围内确定上调水平。

环境劳动委员会原计划于下月1日和2日再次举行小委员会会议,但朝野就最低工资改编、灵活劳动制扩大等焦点问题针锋相对,国会能否处理此案尚不明朗。

以最低工资修正案为例,执政党坚持按政府方案实行二元化的方式。相反,在野党的立场是,在最低工资范围内应优先讨论是否包括企业支付能力、地区、行业适用不同等级等问题,因此朝野之间的分歧仍未缩小。

作为每周52小时工作时间制的补充对策而出台的“弹性劳动制扩大”方案,执政党认为劳资协议案应为6个月,而在野党因为最多应增加到1年,因此双方针锋相对。

最近最低工资委员会的9名公益委员中,包括委员长在内的8人表明了辞职意向。他提出辞职的理由是,如果最低工资决定体系发生改变,必须由新的委员组成。有人指出,修正案正经历困难,这些决定操之过急。

如果改编案流产,最低工资委员会将按照现行法律审议最低工资,公益委员也有可能回到原来的位置。这也是政府不受理这些辞呈的原因。

根据现行《最低工资法》,雇佣劳动部长官应在3月31日之前向最低工资委员会提出审议要求。到8月5日为止,将最终决定并公告明年的最低工资。

因此,如果本月国会的处理计划流产,将以现行法律体系进行明年的最低工资审议,而不是最低工资修正案。政府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在修正案中设置了可以推迟最低工资审议日程的附则。

共和民主党议员申昌铉也提出了将今年的最低工资审议申请时间延长到5月31日和10月5日的法案。
 

发布最低工资决定体系改编确定案。 【图片提供 韩联社】


据一项调查结果显示,近来随着最低工资的急剧上涨,批发零售业、餐饮住宿业等行业的雇用减少,这对韩国政府来说也是一个负担。

根据本月20日环境劳动委员会所属的自由韩国党议员文镇国从雇用部门获得的《各事业场所最低工资影响调查结果》,上调最低工资后,批发零售业、餐饮住宿业内临时工、日工合同到期的企业增加。

雇佣部表示,据了解,最低工资的上调以脆弱部门为中心,在一定程度上产生影响。

在21日举行的国会对政府提问中,国务总理李洛渊回答说,提高最低工资有利有弊。对于连最低工资都很难支付的小商贩们来说,造成了经营上的负担,我们很清楚有些人甚至因此而失去了那样的工作。

目前,政府的立场是最低工资修正案被移交到国会,因此只能关注朝野讨论。此次调查结果也表明,很难断定最低工资的上涨导致雇佣减少。

雇佣部相关人士表示,这是雇佣劳资关系学会通过深层采访等进行的调查,调查对象较少,结果也很难一般化。目前正在了解现场情况,计划于下月公布最终报告书。
  • - -(-)

  • 《亚洲日报》所有作品受版权保护,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图片新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