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问路在何方?JTBC2019韩国经济新年大讨论

  • 인쇄
  • 글자크기 작게
  • 글자크기 크게
1月2日,韩国JTBC电视台举行了一年一度的开年大戏:2019年度经济展望大讨论。这个具有仪式感的节目自2014年起,在每年的年始举行。以往的主题一直围绕着当年的政治热点来展开,如17年朴槿惠“闺蜜门”及相关政治局面,18年外交安保状况,而今年,也许是想在黯淡的国内外经济环境中找寻一盏可以照亮前路的明灯,JTBC选择了经济作为讨论的主题。
 

[图片来源 网络]


同以往的节目一样,参与讨论的嘉宾基本可以分为保守和进步两个阵营。而不同之处在于,以往出席的大多是现任国会议员,而这次的嘉宾为学者出身的现任长官,例如公正交易委员会委员长金相祚、曾经为朴槿惠总统私人经济学顾问的淑明女大经济学系申世敦教授、现任韩国经营人总协会副会长金永根,以及多次参与讨论的老面孔,卢武铉政府保健福祉部长、作家柳时敏。这几位嘉宾实际上分别代表了政府、市民、企业这几个团体,他们各自的立场以及对各自代表的集团利益的维护也在讨论中得以体现。

本次的讨论主要分为两个主题,一是判评当下的经济状况,分配政策以及政府对策;二是探讨刚刚实施的最低工资政策/两极化和工作岗位。在关于当下经济现况的判评环节中,徘徊着一种阴谋论式的背景音。讨论伊始,申教授便犀利地指出,目前包括零售批发、建设、制造在内的实体经济呈现负增长状态,人们可以切实地感受到经济危机,而他更是通过自己参与开发的民生指标指出,自卢武铉总统以来,韩国国民的民生指数不断下跌,目前文在寅政府的民生指数同卢武铉时期已经差出大约10个百分点。而企业实际开工率走低、出口不振、非消费性支出的增加更是说明了文在寅政府经济政策的失败。文政府的福利政策分配出现偏误,本应获得最多福利补贴的最低收入阶层反而没有收入较高的前60%的国民获得的补贴要多,而政府的扶持政策也是以工薪家庭为主,忽视了占比40%左右的个体经营户家庭。

而学者出身的金委员长从政府的角度出发阐述了其观点,即政府认为从各种经济指标来判断,韩国的各主力产业如钢铁、造船、汽车等行业的确萎靡不振,但同73年石油危机、98年IMF以及08年世界性金融危机等却无法相提并论,所谓的危机只是夸张的说法。政府希望尽全力摆脱现在的经济困境,也认识到在政策制定上的一些不足,因此希望通过依据实际情况做出调整,来补充和完善文政府的经济政策。而媒体对于这种政策调整多呈批判态度,且通过多种手段炒作,以期操纵舆论,达到回归李、朴时期的传统政策的目的。对于申教授指出的一些尖锐的质问,金委员长从技术性角度做出了回答,同时也希望国民们对于政府的工作有一个客观、准确、全面的评价,而且恳求大家从经济规律出发,考虑经济的时滞效应,期待政府的积极的政策结果的展现。

柳时民前长官同金委员长的部分观点类似,他认为目前由保守舆论,大企业以及大财团把持的财经媒体们确实在过度渲染“经济危机说”,以他们为代表的既得利益者们为了阻止政府出台对他们不利的政策,利用手中的保守媒体,故意散布恐惧舆论,污染并误导财经报道。实际情况是,作为经济支柱的出口过去十年大部分时间保持顺差,加之政府的支出也没有太多增加(2%),企业的储蓄和投资占GDP比率为30%,在OECD国家中属于上游水平,而与之相反,消费对GDP的贡献偏低,目前韩国的中产阶级数量薄弱,低收入人群众多,导致消费乏力,需要提升内需。因此政府目前的经济政策,如临时职员转正、消除不当差别、缩短劳动时间、提高最低工资、强化工会谈判力等,都是为了将政策向低收入人群倾斜,保证分配公平,然而这种政策却遭到了保守舆论的一致围剿。

代表企业立场的金副会长在整个讨论过程中略显沉默,首先,他对申教授和金委员长的意见做了综合,认为考虑到去年的经济增长率(2.7%),虽然说国家陷入了经济危机有些夸张,但体感经济寒流的确存在,经济下行明显。同时来自经营人总协会的他重点从企业的角度出发分析政府的政策,他认为,增加劳动者的收入,从而增加消费的初衷是好的,但也要考虑企业自身经营状况。收入提升驱动型经济增长政策(收主增)的主要成败原因可能在于,如何调配企业和劳动者之间的利润分配。这种分配涉及到企业再投资和生存等重要问题,如何在动态的平衡中处理好这方面的问题,不加重企业经营困境,提升劳动者的工资收入,需要高水平的政策手段。

纵观嘉宾的讨论,各位嘉宾皆准备充分,论据充实,应该也是提前经过了演练,交换过各自的初步意见。但在直播现场的激烈争辩,还是深刻地反映出韩国经济目前面对的几个问题:1.暗淡的国际营商背景下国家、产业竞争力问题;2.国内收入分配问题,包括国民间收入分配,以及企业劳动者间的收入分配问题。这些问题的背后,是国家,政府,财阀,中小企业,中小工商业者,劳动者的互相博弈,其中各种利益交互错杂,各种因素互交互作用,形成了目前韩国经济的困局。

文总统接手政府的前后几年韩国的内外环境都发生了剧变,前总统朴槿惠因为“闺蜜门”事件下台后,政治欺骗给国民们带来的创伤正在逐渐好转,国民们对于清算过往的弊习有着强烈的呼声,因而先前对文总统将要带来的变化也有着莫大的期待;然而,韩国作为一个出口导向型经济体,面临着世界经济增长动力减弱、国际贸易增长放缓、保护主义等困境。关于出口产业同质化带来的竞争力下降问题,似乎还没有找到既快又好的突破口。在现在这种路遥且远,后有追兵的情况下,整个国家需要以一种蜕变的姿态来改变自身的处境,而这种突破是要通过经济结构改革,技术更新换代,突破现有框架限制,找寻自身新的竞争力来完成的。这需要长期的积累带来的质的飞跃,韩国在这方面不能说是不努力。前面提到过韩国企业的储蓄和投资占GPD比为30%左右,比OECD国家平均水平高出10%,韩国的科研投入(R&D)占GPD的比重也连续多年居全球前列,而令人遗憾的是与之相对应的实际成果转化率却低点徘徊,其原因还是需要从内部机制去探寻。另外作为出口大国的韩国,除了丰富的工业基础之外,其实还蕴藏着丰富优质的人力资源,如何利用好这些人力资源为国家取得利润,也是需要仔细筹谋的课题。

同时在国内,目前低迷的经济使得国民的失望感加重,总统的短期支持率持续走低。失业率偏高,制造业工作岗位流失,家庭负债严重,而号称要打造公平社会,通过各种福利政策进行的再分配效果目前非但不明显,其目标也有所偏移,亟待修正。虽然政府宣称,到2020在生物健康、软件、知识产权等新兴领域创造出10万个就业岗位,但实际情况有待注目。而过分依靠政府支出的经济增长和就业岗位增加情况可以持续多久也是一个未知数。

总体来看,韩国的整体经济增速水平尚可,但目前的经济社会状况并没有维持在一个良性循环的状况之下。虽然包括嘉宾金委员长在内的文在寅政府官员们多次强调,经济政策的效果显现需要时间,希望大家耐心等待,但文政府的这种经济哲学是否是改善韩国社会的一剂良方?抑或是只是短期振奋人心的一针兴奋剂?从文总统对经济改革的六字要求“速度、体感、成果”来看,比起着眼长远,注重结构性调整的方案,政府选择了关注当下,以实际情况为中心,风驰电掣的速度型改革路线。目前韩国经济的问题可以说是外焦内虑,相互关联。笔者认为,虽然安抚人心也是作为政治家履行同选民的约定的契约精神的体现,但是作为一国领袖,高瞻远瞩,为国家的长久发展打下坚实的基础,也是一种胆魄的体现。

2019年韩国经济究竟走向何方?笔者不持太乐观的态度,毕竟17年大选之时,因支持文在寅政策而投票的选民并不多,大多数人的目的只是政府更替。而匆忙上台的文在寅政府制定的经济政策,能为大韩民国的未来铺垫多么坚实的基础,只能留有时间去验证了。
 

 

作者:首尔大行政大学院
          博士结业
          牟飞洁
  • 孙晨 기자(sunchen123@ajunews.com)

  • 《亚洲日报》所有作品受版权保护,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图片新闻

    更多

    2019韩友好歌咏比赛 参赛说明 报名时间:截止到2019年 9月 10日(星期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