扔掉口红和内衣! 韩国女性掀起“脱下束身衣”运动

  • 인쇄
  • 글자크기 작게
  • 글자크기 크게
 

SNS上传的“破坏化妆品”照片 【图片来源 网络】

 

2日,在首尔市江南区,某女性人权团体发起抗议示威,要求女性也可以像男性一样裸露上半身。[图片=韩联社]


上班已经5年的30岁职场女性金恩英(音)从一个月前开始,每天只擦防晒霜上班。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化妆到底是为了谁”的疑问经常在脑海里挥之不去。一开始金恩英还有点注意周围的视线,但除了有些人问她:“你是不是身体不太舒服”之外,并没有发生什么意外。化妆打扮的时间缩短了,反而让生活变得更为滋润。“这让我回头思考,以前的我是不是被关在自己制造的牢笼里”,素面朝天的金恩英这样说。

卸下每天的精致妆容,摘下隐形眼镜,剪去一直舍不得的长发,换上舒适的内衣。最近在韩国年轻女性之间,开始流行“脱下束身衣(corset )”运动。在instagram、推特等社交媒体平台上,不难发现大量#脱下束身衣#的热门话题和故意折断的口红、剪落一地的长发等照片,主要集中于十几岁和二十几岁的年轻女性中。
 

【图片来源 网络】


从中世纪开始,女性为了追求盈盈可握的腰身,向外界展示美丽形象,对束胸衣趋之若鹜,束胸衣的系绳暗含着“捆绑”的寓意,是压抑和性诱惑的符号。“脱下束身衣”运动则显示出女性从带着男权暗示和畸形审美让人压抑的喘不过气来的紧身衣中解脱出来,象征着女性的独立与自由。

“以前我总是提前起床,洗头吹头用卷发器直板夹做发型,挑选适合当天发型的服装,化上精致的妆容。出门时也会时时注意妆有没有花,只是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更漂亮。却没有意识到在无形之中我已丧失了自由。如果当时有人对我说‘不漂亮也没关系’就好了”。一位刚满20岁的女大学生A某这样说。

“我只是觉得为什么一定要化妆,男性可以不用化妆,为什么我不能和他们一样拥有这样的自由?戴隐形眼镜让我眼球充血,紧身内衣让我喘不过气来,脚上全是高跟鞋的磨痕,每天下班回家还有卸妆,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一位在SNS上传折断口红照片的女大学生这样说。

延世大学教授赵韩慧贞(音)表示:“在以男性为中心的家长制社会中,女性为了寻求自己的话语权,希望改变社会文化及制度,而不得不按照“社会希望的样子”来改变自己,消费市场也经常向女性灌输‘如果不性感漂亮,就会在竞争中被淘汰’的意识”,“最近掀起的‘Me Too’运动让大批女性开始觉醒‘我为什么要这样活着?’”

上世纪60年代,美国国内开始掀起“脱下束身衣”运动。1968年9月,美国大西洋城举行“美国小姐”选美比赛时,200多名女性抗议这一活动,将写有自己名字的裙子、内衣、假睫毛等扔进“自由垃圾桶”。中央大学社会专业教授李娜英(音)称:“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脱下束身衣’运动开始成为美国女性解放运动的主要课题,目前在韩国女性间掀起的运动可以看做是这一运动的延续。”

但“脱下束身衣”运动也引来不少不同意见,在网上论坛上,有关“脱下束身衣”运动引发各界讨论。“化妆和打扮都是为了取悦自我”、“难道剪短发就意味着自由吗?”等有关这一运动的质疑之声也不绝于耳。
  • 王海納 기자(dongclub@ajunews.com)

  • 亚洲经济 & ajunews.com的所有作品受版权保护,转载时请注明出处

    图片新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