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奇迹”助冷战变为和平 韩半岛借平昌寻和平契机

  • 인쇄
  • 글자크기 작게
  • 글자크기 크게

《亚洲经济》总编 李勇雄


距平昌冬奥会还有不到两周的时间,两年后的2020年日本将举办东京夏季奥运会,2022年北京又将举行冬季奥运会。围绕韩半岛可能发生战争存在各种争议,但从现在起,一条贯穿韩中日三国的“和平纽带”即将被架起。

日本体坛明星荒川静香与高桥大辅为平昌冬奥会传递了圣火,张艺谋导演领衔的团队将在闭幕式上带来“北京8分钟”文艺演出,连接韩中日的“和平纽带”迈出了第一步。

现代奥林匹克运动的发起人皮埃尔·德·顾拜旦曾表示:“让世界人民互相热爱的想法是天真幼稚的,但是让人民互相尊重却并非乌托邦的幻想,为了互相尊重,人民首先需要互相了解。”奥运会就提供了这样的一个平台。

翰林大学教授金哉翰在题为《奥运会的和平及统一效果》论文中主张,在平昌冬奥会的准备过程中也需要摸索有助于韩半岛和平的契机。如果说1988年汉城(首尔)奥运会是在冷战中的半岛上,起到了将全球冷战秩序打破的离心作用,那么30年后2018年的平昌冬奥会则有必要在脱冷战时代,实现将冷战之岛瓦解的核心功能。

首尔大学教授康元泽在《卢泰愚时代的重新认识》著作中指出,前总统卢泰愚执政的1988年,冷战氛围有所缓和,韩国加速与东欧国家建交,冷战格局被打破后,则成功与苏联与中国建交。

康元泽称,当时的保守势力几乎将卢泰愚政权视为进步政权,认识上的转换就是如此之难。

在1988年第24届汉城奥运会“和谐进步”的主旨下,全球160个国家和地区参加,是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届奥运会。当时韩国并没有因为处于冷战时代的边缘而陷入困境,而成为了国际局势走向脱战争时代的主角。

目前围绕“平昌冬奥会”还是“平壤冬奥会”存在诸多争议,但在核战争危机局势下,美国依然派出最大规模代表团参赛,由此可见平昌冬奥会正成为人类和平的庆典。日本与中国也希望接下来在本国掀起奥运热潮。

尽管存在慰安妇问题但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将于本月访韩,平昌正走在完成“和平奥运”使命的道路上。

2000年9月10日,,时任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表示,韩朝代表团将在悉尼奥运会开幕式上同举韩半岛旗一同入场。韩朝举同一面旗帜共同入场的场景还出现在2004年雅典奥运会与2006年都灵冬奥会上,韩朝携手入场实际并非新鲜事,分裂国家共同参加奥运会至今却依然是热门话题。

翰林大学教授金哉翰在论文中表示,东德与西德曾希望独立参加1952年赫尔辛基奥运会,不过国际奥委会根据“一个国家一个NOC (only one NOC per country)”原则,建议东、西德代表团组建联队。在1956年、1960年与1964年奥运会上,东、西德以德国联合队(United Team of Germany)的名义共同参加。

正如顾拜旦所说,打造能够互相了解的平台十分重要。

不久前,特朗普与金正恩有关“核按钮”的言论引起国际舆论热议。爱因斯坦说过,我不知道第三次世界大战是用什么武器,但第四次世界大战将用棍棒和石头。当前局势下这句话发人深省。

针对以平昌冬奥会为契机促成的韩朝对话局面,文在寅总统强调,韩半岛被战争阴影笼罩,借平昌冬奥会之机举行的韩朝对话来之不易。若平昌冬奥会无法为韩朝对话提供机会,那么大会结束后我们将面临的安保、外交困境难以想象,重新营造对话氛围并不容易。“百尺竿头”一词正适用于如今的情况。

韩国诗人高银在《和平之歌》中,将和平喻为鸟,枪声响起鸟便会飞走……

韩半岛不能再有枪声响起,象征和平的鸟儿受到惊吓飞走的时代不应再次来临。将平昌冬奥会升华为“和平奥运”、将平昌冬奥会视为搭建韩中日“和平纽带”的起点,难道这不应该成为国民的义务吗?
  • 牟芸卓 기자(mouyunzhuo@ajunews.com)

  • 《亚洲经济》所有作品受版权保护,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图片新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