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低时薪上调副作用持续发酵 农畜牧业或遭重创

  • 인쇄
  • 글자크기 작게
  • 글자크기 크게

图为2016年6月10日,忠清北道报恩郡的一处农田里,一位越南籍劳动者正在收割大蒜。 [图片提供 韩联社]

 
政府将今年的最低时薪上调到7530韩元后,出现不少副作用。近期媒体报道称,由于最低时薪的大幅上调,便利店、餐厅等小时工需求较大的营业场所工作岗位骤减,物价整体上升。政府对此回应称,最低时薪上调在短期内虽然会对就业和物价产生负面影响,但长期来看,这一政策将对拉动内需、提振经济非常有效。

事实上,这次最低时薪的上调影响到了全韩国四分之一的劳动者,尤其是大量雇佣外籍劳工的农场、养殖场等业主的薪资负担也不断加重。

▲财界:2018年和2000年没有可比性

企划财政部第1次官高炯权表示,2000年和2007年韩国的最低时薪上调率都在两位数以上,但当时对物价造成的影响十分有限,因此这次最低时薪的大幅上调对经济和就业市场带来的影响将十分有限。企划财政部长官金富谦也对此表示赞同。

但财界却对此持相反态度。综合考虑最低时薪上调所影响的劳动者人数、最低时薪金额、经济增长率、劳动市场等全部因素,2018年与2000年、2007年的情况大不相同。
 

[图片来源 网络]


据最低时薪委员会统计,今年最低时薪上调影响的劳动者人数为463万人,是2007年(178万人)的2倍,2000年(14万人)的32.8倍。全体劳动者当中,2018年受最低时薪上调影响人数所占比例为23.6%,远高于2000年(2.1%)和2007年(11.9%)。

今年的最低时薪(7530韩元)也要远高于2000年(1865韩元)。才界人士认为,韩国银行(央行)预测今年韩国的经济增长率为2.9%,低于2000年(8.9%)和2007年(5.5%),今年16.4%的工资涨幅对经济和就业市场带来的影响要远高于之前。

▲农业畜牧业:包吃包住,不堪重负

近年来,韩国农业由于人工费上涨、劳动力短缺,不得不选择大量雇佣外籍劳工。外籍劳工来韩国工作时,大部分农场、养殖场会向他们提供食宿,但由于法律规定的最低时薪金额中不包括食宿费用,所以相关农场主的薪资负担陡然上升。

韩国农村经济研究院(KREI)去年8月就上调最低工资问题所进行的基层调查报告中,多数农场主表达了担忧。

庆尚南道一位果园老板称,在果园工作的话,女性劳动者一天的工资在6.5-7.5万韩元之间,男性在8.5-10万韩元,此外还需向工人们提供午餐、交通费等。政府若要把最低时薪上调造成的负面影响减小到最低,则应该提高水果价格,或者向农场发放工资补助。

韩牛协会会长金宏吉(音)表示,最低时薪上调对畜牧业造成的影响不可小视。通常1个饲养员管理100头牛,最低时薪上调后,饲养员每月工资将上涨20万韩元左右,此前自由贸易协定(FTA)和《金英兰法》就对畜牧业造成了极大的打击,现在最低时薪上调更让这一行业雪上加霜。
  • 李剑 记者(aci515@ajunews.com)

  • 亚洲经济 & ajunews.com的所有作品受版权保护,转载时请注明出处

    图片新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