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中两国应敞开心扉谈萨德”韩国首任驻华大使权丙铉接受本报专访

  • 인쇄
  • 글자크기 작게
  • 글자크기 크게
 

[韩国首任驻华大使权丙铉接受本报采访。摄=记者 南宫振雄]


1972年,时任美国总统的理查德·尼克松访华。次年,中国重返联合国,取代中国台湾担任安理会常任理事国。

同年,韩朝发表《7·4南北共同声明》,标志着韩朝双方自战争分裂后首次出现缓和趋势,也为韩国与中国的关系迈向正常化奠定基础。韩国外交界对与台湾发展外交关系逐渐感到压力增大。

1992年,后来担任韩国首任驻华大使的权丙铉以韩方代表身份,与后来担任中国首任驻韩大使的张庭延在北京举行秘密会谈,为两国建交进行谈判准备。

当时,朝鲜领导人金日成和中国台湾领导人蒋介石对韩中两国进行建交前的交涉这一事实一无所知,就连韩国国内,知道此事的也仅仅只有前总统卢泰愚、青瓦台外交安保首席秘书和外交长官3人。

同年8月,韩国宣布同中国台湾断交,并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

25年后的2017年5月11日,作为韩中建交的亲历者,权丙铉和张庭延已是白发苍苍的老人,在中国外交部安排的活动上,他们再次相聚。当天正值韩国新总统文在寅就任第二日,韩中两国因萨德遭遇建交25年以来的最困难时期。

距离韩中两国建交25周年纪念日还有10天左右的时间,本月10日,权丙铉在位于首尔的韩中文化青少年协会“未来树”办公室接受了本报记者采访。

对于因萨德问题而大幅恶化的韩中外交关系,权丙铉表示:“中方希望(两国关系)可以回到初衷”;“两国在冷战时期建交,现在双方应该像25年前建交时那样,坐下来为解决萨德问题而谈判。”

▲中方希望回到初衷

近来韩中关系陷入冰点,可想而知在25年前,和中方进行建交谈判时遭遇了多大的困境。
“最近的韩中关系很难用一句话来形容,我感到内心很复杂。我也在期待着韩中两国建交25周年,本来有许多事情要做(长长的沉默和叹气),真让人悲伤……”

-对您在SNS发表的言论印象很深。
“这次萨德问题爆发后,我在推特上写下‘这算什么,真让人伤心’,这并不仅是写给中国朋友的,同时也是向韩国政府传递的信息。只有克服这次的危机,两国关系才能进一步发展。才会为两国带来更广泛合作的机会,(两国关系的发展)不可能永远一帆风顺。”

-我知道您经常访问中国,有亲身感受到两国关系在严重恶化吗?
“我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特别的变化。今年5月5-11日期间,我带领韩中绿色志愿者前往内蒙古库布齐沙漠举行植树造林活动,在北京举行了青年论坛,与中国青年朋友们进行了交流。和往年一样,北京市政府和共产党代表也参加了活动。为25年前韩中建交立下功劳的元老也聚在了一起,这都是中国外交部的安排。”

-萨德矛盾导致民间交流受阻,但韩中建交的功臣在中国外交部的安排下见面,能不能谈一谈这背后的故事?

“那天是5月11日。总统文在寅就任后的第2天。在中国外交部的主导下,1992年两国建交当时的核心元老级人物在中国外交部迎宾馆共进晚餐。时任中国外交部副部长的徐敦信、前韩国驻华大使辛正承、中方谈判代表张瑞杰与张庭延、中国外交部韩国部门负责人等悉数出席。这意味什么呢?中国方面先提出‘回到初衷’,回到当年那段好时光,对于我们来说‘初衷’就是答案。”

-两国想要回到初衷的想法虽然是一致的,但目前进行对话并不容易,韩中建交25周年纪念仪式也各自分开举行。

“站在中国的立场上,若向我们提出问题那便是美国。美中关系还涉及到中国大国崛起的问题。中国可能会对韩国重新确立立场提出质疑。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韩美建立了特殊的关系,那么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前,(韩中间)数千年的关系去哪儿了呢?直面现实的同时,在历史和文化基础上,可以摸索出新的出路。”

▲“为加深韩中军事交流,萨德矛盾是暂时推迟的课题”

-新的关系多体现在经济与民间交流上,您认为军事合作等方面也可能吗?

“25年以前韩中建交谈判事宜严格保密,当时两国军事关系并未介入,只是通过外交交涉达成建交。两国政治问题是在发展过程中产生的,曾经掩盖住的双方立场差异终究会显现,那便是萨德矛盾。1998年也就是建交6年后,我担任韩国驻华大使时,工作重心就放在了这个部分,1999年韩中国防长官进行了首次正式交流。”

-能不能谈谈当时韩中国防长官首次交流的事情?

“1998年我担任驻华大使的时候,与时任外交部长的唐家璇会面时表示与国防部长迟浩田见面前不会与其他长官见面。就这样在中国外交部的安排下,我和国防部长迟浩田见了面,并首次提议两国国防长官进行正式交流。但中国提出了美国导弹防御体系的问题,于是我提前回国与时任国防部长官赵成台见面,向他提议将美国导弹防御体问题向后推一推,尽早促成韩中国防长官交流及互访。赵成台为纪念两国建交7周年,于1999年8月23-27日对中国进行访问,成为韩中国防交流首个突破口。此后美国导弹防御体系问题得到缓解,而如今发生了萨德问题。”

-萨德矛盾靠时间能解决吗?我们又能做什么?

“萨德问题越想越严重,但长远来看,萨德不过是沧海一粟。韩中两国之间类似萨德的问题是迟早要出现的,为什么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们没有做任何准备,直到出现问题才措手不及呢?亡羊补牢,为时不晚,如果从现在开始踏踏实实地准备,萨德问题在一定程度上是可以解决的。韩中两国是应该坐下来敞开心扉好好谈谈了。就像25年前,韩中建交时两国代表团坐下来谈判时那样。韩中既然能克服重重困难建立邦交关系,那还有什么问题是解决不了的呢?”

▲25年前的韩中关系

-但最近韩中关系和建交协商当时的情况相比,似乎更加困难。

“25年前两国交涉之前,所有的工作无异于‘摸着石头过河’,当时韩中已经有将近一个世纪没有任何外交往来。收到建交交涉工作命令的代表团,在当时就像空手入虎穴探险,却对洞内情况一无所知,甚至没有地图,没有指南针。首先是严密的秘密交涉。泄密的话,第二天的谈判就会崩盘,政府最高层就要对此负责。朝鲜的金日成会心甘情愿吗?金日成也不知道当时我们的协商,要是知道的话,中国将陷入多么难堪的境地。当时还有中国台湾,以及其背后的美国、日本都不愿看到韩中建交。”

“如果交涉失败,包括当时中国最高领导人邓小平在内,谁都担不起这个责任,谁也不敢保证一定会建交成功。我们那时候来到北京钓鱼台,就好像被‘软禁’似的,后来才发现中国那边似乎也没有准备好。我们要求见中方负责人,那天晚上终于见到了当时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徐敦信先生,第二天我们又见到了当时负责实务的亚洲司副司长张庭延和中方谈判代表张瑞杰。”

-之后的协商看来也并不顺利。

“按照我们的判断,中国方面当时也认为建交可能性不大。协商过程中,中方口中没有提到‘建交’一词,只是说‘为了进一步发展中韩关系……’我当时特意把话头转到建交上,但还是没有进展。中国方面要求我们先和台湾断交,才能取得实质性进展。我当时得到的指示是,给出能给的,收下拿到的,然后亮出底牌在谈判桌上讨价还价,结果还是没有进展,中方就拿来茅台酒‘招待’我们,我虽然酒喝得不好,但后来也懂了‘再难办的事,只要到了酒桌上,就好说好商量’的意思。”

“我们当时的时限只有2-3天,觥筹交错之间,我借着酒兴说:‘暗处发号施令的那位,快出来吧,一起喝一杯!’中国方面似乎也有同感。第二天徐敦信先生就来到了北京,当时外交部部长钱其琛也来了,那天我们又喝了不少酒。之后的第三轮预备交涉在首尔进行,1992年8月24号,韩国外长李相玉与钱其琛在钓鱼台国宾馆芳菲园正式签署了中韩建交公报,那个场景通过报道传向了全世界。”

记者 康廷淑
 
  • 王海納 기자(dongclub@ajunews.com)

  • 亚洲经济 & ajunews.com的所有作品受版权保护,转载时请注明出处

    图片新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