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太子”李在镕本月7日最终审判 “终级决战”将围绕4大争议

  • 인쇄
  • 글자크기 작게
  • 글자크기 크게

2日上午,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在法警发送下来到首尔中央地方法院,继续接受审判。 [图片=韩联社]


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的最终审判将于本月7日进行,作为三星的“皇太子”,法院对李在镕如何定罪将很大程度上影响亲信干政案审判的走向,以及前总统朴槿惠最终的归宿。独检组在对李在镕调查过程中发现的诸多证据显示,李在镕在继承三星经营权的过程中,涉嫌通过崔顺实向朴槿惠行贿,李在镕早已知道崔顺实和朴槿惠之间的关系,三星集团以援助崔顺实之女郑尤拉(音)在德国练习马术等名义,多次向崔顺实在德国的公司汇送巨款,在三星物产与第一毛织合并的过程中,疑似得到了政府的帮助。三星方面不仅对有关嫌疑全部否认,而且大量举证反驳。有观察指出,在最终审判上,李在镕究竟是被索贿的受害者,还是主动政治献金的行贿者,独检组与三星之间的“激战”将再一次上演。

争论点1:李在镕是否已经开始接管三星?

独检组认为,一系列事件发生的时间点十分重要。前总统朴槿惠与李在镕的首次单独谈话是在2014年9月,当年5月三星集团会长李健熙因突发心肌梗塞被送往医院接受治疗,独检组认为,考虑到李健熙病愈后重新为三星掌舵的可能性极低,李在镕和三星未来战略室高层决定正式着手准备经营权继承。

但三星方面则表示,李健熙虽然卧病在床,但并未去世,在此种情况之下讨论经营权继承问题是不可能的。三星创始人、李健熙之父李秉喆在1987年去世之后,李健熙才以推举的方式成为集团的新掌门人。

独检组认为,李在镕作为三星集团的实际掌门人,是行贿的主导者。三星方面则表示,李在镕仅为集团的接班人,集团的决策权在副会长崔志成等高管手中。 

争论点2:李在镕何时知晓崔顺实?

独检组认为,李在镕2014年在与朴槿惠单独会谈之后便知道了崔顺实的存在。朴槿惠在会谈中要求三星高管出任大韩马术协会会长一职,三星集团从此意识到崔顺实的存在。三星未来战略室次长(社长级)张忠基此前在接受调查时表示,他认为三星的部分决策(并购马术协会)可能与郑润会(崔顺实前夫)之女郑尤拉有关。张忠基当时总负责三星集团的对外业务。

三星方面则认为,张忠基的陈述仅为个人判断,三星内部当时有关决策的制定与郑尤拉无关,除了知道郑尤拉是“前总统朴槿惠的秘书室长之女外,别无所知”,2015年检方对“郑润会文件”案的调查结果也证明了三星与崔顺实毫无关系。三星辩护律师方面表示,拥有最高调查权利的检方也并不知道朴槿惠和崔顺实的关系,作为民营企业的三星对此更加无从知晓。

三星方面主张,集团在2015年7月朴槿惠与李在镕第二次单独会谈之后方才知晓崔顺实。当时从担任大韩马术协会会长朴元五(音)口中知道了崔顺实的存在,而李在镕本人直至去年6月份仍不知道崔顺实。

然而朴元五在法庭上对三星的主张予以否认,此外,马术协会在被三星收购之后,在诸多选手中唯独只有郑尤拉受到三星的“特殊照顾”,因此独检组认为三星的主张不成立。

争论点3:马术援金目的为何?

三星电子在2015年8月与德国“Core体育”签署了213亿韩元的劳务合同,截至去年7月,三星电子向该公司共汇送了78亿韩元的援金。

独检组调查中发现,Core体育是崔顺实名下的一家空壳公司,三星是在知晓此事实的前提下与其签约。崔顺实是唯一拥有该公司账户资金提取权限的人。

三星援助郑尤拉联系马术的目的也是一大争论焦点。三星方面与崔顺实亲信朴元五就马术援金多次进行磋商,三星还涉嫌干预了“马匹洗钱”的过程。

三星方面主张,有关合约的签署目的是为了发掘具备潜力的运动员,但由于崔顺实的干预,援助工作未获得实效。马匹所有权也未曾转让给郑尤拉,通过马匹洗钱也是崔顺实个人行为,与三星无关。此外,朴槿惠与李在镕的单独会谈中,朴槿惠仅提到希望三星赞助有潜力的运动员,并未提及郑尤拉的名字。集团从朴元五口中得知崔顺实与朴槿惠之间关系之后,迫于压力才决定将郑尤拉选拔为有潜力的选手,并对其进行赞助。 

争论点4:三星物产合并与经营权继承是否有关?

2015年7月,三星集团旗下三星物产与第一毛织合并,对李在镕继承三星集团经营权至关重要。当时拥有三星物产10%股权的国民年金公团站在三星一边,使合并得以促成。虽然通过这起合并,李在镕加强了对三星集团的掌控,但给国民年金公团造成的损失额高达6900亿韩元。

独检组认为,以三星集团组织结构改革为目的的三星生物制剂上市过程中,青瓦台对金融委员会和公平交易委员会做出了为此过程提供便利的指示。三星物产与第一毛织合并之后,2015年11月金融委员会下属机构韩国交易所改变了有限公司上市的规定,使得连续3年内经营亏损的三星生物制剂得以顺利上市,2016年11月,三星生物制剂正式上市之前,把最后一道关的机构也是金融委员会。

三星方面表示,三星物产与第一毛织合并的合并只是为了简化集团的循环投资结构,在此过程中,没有得到过政府方面任何的帮助。
  • 李剑 기자(aci515@ajunews.com)

  • 亚洲经济 & ajunews.com的所有作品受版权保护,转载时请注明出处

    图片新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