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调最低时薪是毒还是药?拉动经济增长VS减少就业岗位“傻傻分不清楚”

  • 인쇄
  • 글자크기 작게
  • 글자크기 크게

在15日举行的韩国最低工资委员会第十一次全体会议决定,将最低时薪上调至7530韩元。[图片=韩联社]


明年起,韩国最低时薪将从目前的6470韩元上涨至7530韩元,16.6%的涨幅是2000年以来的第二高。该决定一经发布,立即在国内引起一片哗然,劳动人员拍手叫好的同时,中小企业及个体商户则大呼生意难做,可谓是有人欢喜有人忧。

总统文在寅曾在竞选期间承诺,截至2020年将使韩国进入“最低时薪1万韩元”时代,执政前三年平均每年以15.7%的幅度上调最低时薪。在本次大幅上调之后,明年起年均涨幅只要保持在15%,便可提前一年即在2019年兑现竞选承诺。

据悉,韩国劳动者平均一个月的生活费为155万韩元,按目前6470韩元的时薪计算,一个月工资仅为135万韩元,连基本生活也无法得到保障,在此背景下文在寅均将上调最低时薪视为执政工作中的重中之重。

在15日举行的韩国最低工资委员会第十一次全体会议上,劳资双方各提出7530韩元与7300韩元的上调方案,经9名劳方委员、9名资方委员和9名公益委员表决,最后以15比12的结果采纳了劳方方案。由此,文在寅为兑现竞选承诺迈出了一大步。

与此同时,为减轻上调最低时薪给中小企业及个体工商户所带来的人工费负担,政府将本着“确保将有关企业和个人的损失降到最低”、“保证上调时薪不对就业造成负面影响”、“将上调最低时薪与拉动内需、提高经济增长潜力相结合”的三大原则,通过直接财政补贴与调整税率等多种方式,向相关企业和商户提供补助,财政补贴预算在4万亿韩元以上。

尽管如此,兼职生占比较大的便利店、连锁餐饮店等流通业界反对之声依旧高涨。据韩国餐饮产业研究院预测,若2020年最低时薪涨至1万韩元,餐饮业从事者中的13%,即27万人将失去工作岗位,中小餐饮企业营业利润率也将从10%降至1%左右。届时,韩国流通业界将陷入“人工成本负担加重→店铺收益恶化→整体业绩下滑→雇佣萎缩”的怪圈。也有声音担忧,人工费负担必将导致物价上涨,由此引发的恶性循环必将如多米诺骨牌一般,一发不可收拾。

针对政府4万亿韩元规模的补贴,业界有观点指出,国内个体户多达300万人,餐饮企业达65万家,考虑各行业各店铺的实际情况,制定出行之有效的支援方案并不如想象地容易,政府应该在哪一时间点提供支援,4万亿韩元的补贴从何处来也是个疑问。不少中小企业也表示,政府只看到了劳动者的汗水,却没有看到商户的泪水。

相反,普通劳动者们则认为,上调最低时薪可提高服务质量,服务质量的提高与工资的上涨可拉动消费,为经济发展增添活力,同时劳动者的生活质量也能得到提高,与雇主之间的信赖度也可进一步加强。

在赞成与反对之声此起彼伏的情况下,企划财政部表示会将对个体商户以及中小企业的支援反映到明年的预算当中,预算或较今年(400.5万亿韩元)增加0.75%。
  • 牟芸卓 기자(mouyunzhuo@ajunews.com)

  • 亚洲经济 & ajunews.com的所有作品受版权保护,转载时请注明出处

    图片新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