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美同盟的价值和均衡点

  • 인쇄
  • 글자크기 작게
  • 글자크기 크게

[本文作者:前韩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金奉铉]


6月29-30日,韩美首脑会谈在美国华盛顿按照计划顺利结束,并没有出现问题。所谓没有出现问题,是说韩国总统文在寅没有试图将韩美同盟关系重新洗牌,而是再次确认了现有的关系。这让一些坐等冲突爆发的韩国国内人士感叹,就这么平淡结束未免无聊。但另一方面,美国总统特朗普要求重新协商韩美自由贸易协定(FTA),却可以看做是美国在试图重新寻找韩美同盟的利益均衡点。韩国想维持现状,而美国却想改变现状,两国在这一点上的冲突会使韩美同盟未来的发展添上不少阻碍。

进化生物学认为,所有生物的生存发展靠的都是自私的基因,这是一种天然的本能。包括人类在内的所有生物如果想繁衍下去,其行为一定是从“生存”、“繁殖”、“进化”这三个利己的目的出发的。人类是这样,国家也是如此。国家和所有生物一样,其所有行为也都是为了生存、繁殖和进化。

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曾对19世纪初欧洲的势力均衡问题进行了研究,并于1954年借此取得了博士学位。当时有不少人质疑他为什么要在核战争时代去研究“势力均衡”问题,但基辛格认为,在国际安保方面,天生自私的人类应该采用“势力均衡”的方式来实现利己,人类如果想永远活在这个地球上,就必须永远保持势力均衡。

国家间结盟是为了守护自己的领土,拓展势力,同时提高实力,这种行为的产生是自然而然的。从韩国的立场来看,与美国结盟是实现上述三种目的的最佳选择。美国与韩日结盟也为了在亚太地区实现“进化”。今年7月6日召开的韩中首脑会谈中,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将朝鲜和中国的关系定义为“血盟关系”,这也是再次强调了亚太地区的“势力均衡”。

维持亚太地区势力均衡最重要的一个轴就是韩美同盟。实现韩美同盟的法律文件《韩美相互防卫条约》中明确注明,韩美同盟是“相互的(mutual)”。这意味着韩国和美国在同盟关系中,是互相有利用价值的,是在保持着利益的均衡。

事实上,这种利益均衡并不仅局限于外交安保,还涉及经济、通商、文化、社会、民主主义市场经济等多个方面。虽然军事在韩美同盟中占了很大的比重,但不同的政权侧重的重点也不一样。美国外交学会主席Richard Haas曾表示,特朗普总统掌权后,韩美同盟的性质将会发生改变。其意是指,和外交安保相比,特朗普更在意美国在经济商业领域获得的利益。

特朗普要求韩国承担更多的防卫费用、重新协商韩美FTA,都是因为认为目前的韩美同盟关系对美国不利。韩国希望维持现有的同盟关系不变,而特朗普要求重新定位同盟关系,是因为他要寻找新的利益均衡点。

两国间的利益均衡点可以在多个领域通过多种协商决定。韩美间存在着朝核问题、萨德部署问题、防卫费分担问题、韩美FTA等多种协商议题。不可忽视的一点是,国家间的协商绝不仅仅是政府代表之间的谈判。根据协商学中的经典理论Putnam的“Two Level Games”,政府代表必须充分听取国民的意见和要求,并反映在协商过程中。协商首先必须是两国国民之间的平衡,其次才是两个国家的平衡。

这个过程存在一个悖论:如果韩国所有国民真的一条心地支持韩美同盟,那么韩国反而在协商中落了下风;韩国国民越是对韩美同盟争论不休,那么韩国在协商中就越有利。这中间最重要的是政府的角色。政府不可以让“反美”情绪成为社会主流趋势,把自己逼到不得不取消萨德部署的境地,并且在与美国的协商中,要懂得灵活运用国民的意见去谈判。


                                                    文/前韩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金奉铉
  • 高冰冰 기자(bingbing0504@ajunews.com)

  • 亚洲经济 & ajunews.com的所有作品受版权保护,转载时请注明出处

    图片新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