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在寅访美归来,美韩关系再出发

  • 인쇄
  • 글자크기 작게
  • 글자크기 크게

[6月29日(当地时间),在白宫,韩国总统文在寅(右二)和夫人金正淑(右一)同美国总统特朗普(左二)和夫人梅拉尼娅合影留念。 图片=韩联社]




文在寅出访美国延续了韩国历届总统优先访问美国的传统。 比起几位前任,这位决心“为韩国国民拭去委屈的眼泪”的左派斗士,可能需要面对格外复杂的内外局势考验:对内,要进行财阀改革、解决就业问题;对外,要处理好与邻国的关系,重新构建东北亚的和平环境。
如今的半岛格局,已经到了非常敏感的时刻:朝鲜加快核导试验,逐步接近核“临界点”;萨德导弹系统的部署,又导致中韩关系持续恶化。作为韩国最有力的盟友,此刻巩固和推进韩美同盟至关重要。

作为金大中、卢武铉之后的又一名“进步派”总统,文在寅原本更倾向于在中美等相关大国之间寻找平衡,追求更具独立性的内外政策,而非捆绑在美国的战车上。但尽管他本人踌躇满志,韩国政策的操作空间并不大,未来韩国的政策依然会尽量“向美看齐”。

一、朝核与贸易,特朗普最关心的两个问题

文在寅与特朗普,两个都是半路出家的“非建制派”平民总统,都声称代表中下层民众心声,因此他们的第一次会面比过去的高层互访都更加务实。从访问的成果来看,双方在首脑会谈结束后签署并发表了《美韩联合声明》,内容涉及加强美韩同盟、加强对朝政策合作、营造公平贸易环境、加强其他经济领域合作、加强全球性伙伴合作、巩固未来的美韩同盟等6个领域。比起李明博和朴槿惠时期的美韩间的联合声明,本次的内容显得简短精悍。而且对于特朗普最关心的两个问题,朝核和贸易,美韩尚未达成完全一致。

首先是朝核问题,文在寅过去一直强调利用对话方式来解决朝核问题,反对保守派对朝高压、期待朝鲜“崩溃”的立场;而特朗普显然强硬得多,他多次表示奥巴马时期对朝核的“战略忍耐”已经失败,若朝鲜继续进行试验,美国可能采取任何手段。双方分歧明显,但此次文在寅作出了较大让步,从而在《联合声明》达成了符合美国心意的折中表达方式,用“最大限度施压但保持接触”的表述,既强调了目前制裁手段的重要性,也为可能的对话留有余地。但在萨德入韩和军费问题上,双方难以达成妥协,特朗普表示双方应该“更公正地分摊安全防务费用”,希望韩国承担更多军费,并为部署萨德的开支买单,这让韩方难以接受。

而在贸易问题上,双方分歧更为明显。尤其是关于韩美自贸协定(FTA)等方面的政策分歧仍然较大。特朗普竞选时多次表示要让美国签署更“公正”的国际贸易协定,并不惜退出“不公正”的TPP。事实上他口中的公正,就是扩大“美国制造”的海外销路,缩小对外贸易逆差,而韩国正是美国逆差的主要来源,2016年美国对韩贸易逆差276.66亿美元,排在美国贸易逆差国的第8位,因此韩美自由贸易协定显然也是特朗普试图修正的内容。但韩国显然不愿意让步太多。文在寅称目前还没有就此达成一致,因此双方在《联合声明》中仅表示将扩大贸易合作领域,建立高级别经济协议机制。
总的来说,此次会面实质性成果不多。诚如文在寅出访之前所说的,他的优先目标是与特朗普建立友谊和信任。尽快巩固美韩同盟,是文在寅现在的当务之急,而其它政策细节可以今后逐步推进。

二、美韩同盟关系将更加密切

美韩军事同盟是一个不对等的同盟关系,尽管它对双方都具有存在的现实意义,但显然对韩国而言更不可或缺。因此,随着朝鲜“暴走”、中韩交恶,韩国会越来越依赖美国的力量来维护自身安全。强化美韩同盟关系,是未来一个可以预见的趋势。面对特朗普这样目标明确、手腕强硬的领导人,未来韩国可能会在贸易和安全上作出更多让步。

就朝鲜问题而言,文在寅的解决方案是比较理想化的。作为对朝温和立场的代表,他主张阶段性、全手段、渐进式地解决朝核问题,软硬兼施地对朝施压。在依靠美国的基础上,同时借力周边外交(中、日、俄等周边力量)助推朝鲜半岛无核化。文在寅曾经希望通过从传统交流着手恢复双边关系、从制度与认同出发规制南北关系、从经济融合入手奠定统一基础这样三方面着手的方式来处理朝韩关系。但这与主张强硬手段逼迫朝鲜让步的特朗普产生了巨大分歧。特朗普上台以来,其竞选期间许诺的“百日新政”进展并不顺利,国内产生了强大的反对力量阻挠其政策推进。作为一个强人领袖,这个时候往往会通过外交场合作出建树、建立功绩的方式来提高个人威望,为国内改革扫清道路。尤其是近日朝鲜扣押的美国大学生人质不幸死亡,在美国国内舆论中产生了剧烈反响,特朗普迫切渴望能够用强硬的回击来彰显自己捍卫美国民众的形象。

因此可以预见,未来的美韩同盟将更加紧密地建立在对朝联合施压的基础上。特朗普的策略包括向朝鲜领导人金正恩施加最大的压力——斩断其财政来源,在韩部署导弹防御系统,更加密集、常态化的联合军事演习。而这一切都需要美韩两国的通力合作。

在萨德入韩的问题上,文在寅曾一度摇摆,他起初并不愿意因为萨德惹怒中俄,曾发表“政府有必要重新研究关于部署萨德的决定” “若交由下届政府,要经过包含国会批准等在内的公开讨论过程,还可能拥有说服中国和俄罗斯的机会”等观点。但随着大选深入,他逐渐改口,尽管其本人依然对萨德采取保留态度,但为了配合盟友的需要,萨德是韩国必须投下的“投名状”。尽管韩国由此受到的周边外交压力也极大。一旦部署萨德,很可能就彻底与美国绑在一条战船上,失去作为一个“中等强国”所应有的对外自主性和灵活性,也可能让文在寅所设计的一系列对朝对话构想付诸东流,但国内强大的保守势力以及朝鲜局势的严重性让他没有多少选择的空间。

虽然韩美双方也会面临摩擦和波折,驻韩美军费用、“萨德”部署等方面仍然存在分歧,但韩美同盟作为韩国对外关系基轴的地位,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应该不会改变。

三、中韩关系出现转机

所有人都知道中韩关系的“症结”在于萨德。也许是由于考虑到韩中关系的问题,在此次文在寅访美过程中,并没有公开讨论萨德问题。虽然立刻反转萨德部署几乎是不可能的,但至少韩国可以做出一些让步,为双方关系“破冰”提供一个台阶。但要想修复中韩关系,需要文在寅政府极大的政治智慧,在“不得罪”美国的情况下,给中国一个满意的交代。文在寅上台之后,在韩中关系改善方面还是采取了一系列举措,在萨德不除、心结依然存在的情况下,至少不至于让中韩关系跌至冰点。

曹靖楠 (察哈尔学会研究员 )
 
  • 王海納 -(dongclub@ajunews.com)

  • 亚洲经济 & ajunews.com的所有作品受版权保护,转载时请注明出处

    图片新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