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中应联手发挥“亚洲智慧” 召开“首尔气候变化会议”

  • 인쇄
  • 글자크기 작게
  • 글자크기 크게

贝一明 [图片=《亚洲经济》]

 
特朗普政府不顾中国的强烈反对,强行在韩国部署萨德反导系统,使韩国陷入十分纠结的矛盾境地。

近期,特朗普政府退出《巴黎气候协定》的决定,令美国受到了来自全球各国的“冷落”。在此背景下,韩国不仅可以与中国并肩应对这一状况,还有望借助此机会在解决环境问题上起到主导作用。

长期以来,中国鼓励利用风能及太阳能等绿色能源,并减少对进口燃料的依赖度,试图切实履行《巴黎气候变化协定》。未来5年,韩国将增加对太阳能以及风能的使用,在极具发展可能性的这一产业实现主导作用,同时还将减少对进口化石燃料的过度依赖。韩国对化石燃料的超高依赖,使燃料进口大幅增加,还对大气质量造成负面影响。

若韩国能够果断地应对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一事,特朗普的这一决定可谓是为韩国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实现跳跃式发展提供了历史性的机会。不仅如此,韩国还可在不损害韩美同盟的情况下,在重要性越来越大的环境安全保障(environmental security)领域,加强与中国的合作。

令人感到可惜的是,在为应对生态危机而做出的所有努力过程中,美国像是一个娇生惯养、喜欢耍赖的孩子。

为了解决气候变化问题,并适应其带来的影响,应该果断地制定目标,并构建具有革命性意义的系统。根据环境运动家莱斯特·R·布朗的Plan B 4.0,应实施可迅速发展利用新再生能源的一揽子计划。

如今,我们无需美国政府、美国化石燃料企业以及与之相关的投资银行,应尽快举办全新的气候变化会议。该会议应由实际理解气候变化的人们来主导,与财富和影响力无关,应以科学的方法为标准。此次会议还应以1945年在旧金山举行的联合国会议理念为宗旨,并非追求短期利益,而应出于人类未来考虑,彰显与原有会议的区别。

不仅如此,应该突破繁琐的“碳交易”体制,为增加能源与绝热材料并提高效率,构建可筹集大量资金的健全体系。最为重要的是,应该在全球范围内加强有关气候变化、能源及消费相关教育,以增进全球对当前危机的正确理解。

绿色气候基金会(Green Climate Fund)秘书处位于韩国,韩国又是不少发展中国家效仿学习的标杆,气候会议应当在韩国举行。过去两届政府虽试图发展新再生能源,但以失败告终,韩国也因此拥有了“彻底觉醒”的机会。新再生能源将是未来韩国所有开发过程中的核心。

文在寅政府为保护环境立下承诺,通过“首尔气候变化会议”,可加强与发展中国家之间的经济与文化纽带。

韩国与中国地缘相近,经济与文化交流密切,两国定将在此次会议中起到带头作用。中国目前正在大幅增加太阳能与风能使用量,截至2020年还将在新再生能源领域投资360亿美元。随着美国的退出,中国或提出高于《巴黎气候协定》的相关标准。在新再生能源方面,有关长期筹集大规模资金的中国模式,比原有模糊不清的方式更为有效。

即使美国不参加首尔气候变化协议也大可不必担心,只需邀请经济规模达全球第6位的加利福尼亚等美国各州即可,加利福尼亚州州长杰里·布朗已经明确表示,将自行制定气候变化政策。

韩国与中国即使不依赖煤炭能源,通过保护生态环境以及可持续发展也达到了最高的文明水平,两国在应对气候变化危机的道路上,发扬儒教与道教的传统思想,可重拾过去保护生态环境的同时发展农业的历史风采。

虽然大部分中国人自己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但能够凭借历史遗产突破未来经济难关的则是中国。

美国农业学家富兰克林·H·金在《四十世纪农民》著作中,对韩国既保护生态环境,又拉动经济增长的模式进行详细说明,他暗示,西方国家若不效仿亚洲模式,将面临生态环境破灭的现实。

韩国应大力提倡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在全球文明发生变化的形势下,成为真正的领军者。

若能够将亚洲的传统价值与高新技术及经济革新相融合,首尔气候变化协定定能为应对气候变化做出巨大贡献。

贝一明
  •  ()

  • 亚洲经济 & ajunews.com的所有作品受版权保护,转载时请注明出处

    图片新闻

    更多